热烈祝贺www.xxx83.com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一执  »  写给我的老师-Ji?í Marvan
作者:易木禺心

摘要: 感谢生命让我遇到你,在这片美丽的土地。

我的老师Ji?í Marvan是查理大学东欧研究中心的老教授,我应该称他作先生,就像在中国称那些学富五车无所不知的学者那样。先生是语言学专家,他一定是通晓所有的欧洲语言,因为他的课总是会捷克语讲着讲着就讲成了斯洛文尼亚语,还会经常用俄语讲笑话。我只听过先生一个学期的课,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专业的语言学课程,半懂不懂地,那节课我从没怎么认真听过,只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听了。

早上匆匆忙忙赶去上课,哲学院大厅里的布告栏贴的还是花花绿绿的讲座社团通知,一个小时的课后,那里却出现了一块不大的黑色板子,遮挡住了所有的色彩。黑色板子是用来贴去世的老教授们的讣告的,我常常看到,却并不怎么注意,因为这里的老师们大多数我都不认识。只是这一次,一张小小的纸上,一字一字写的却是先生和我们,和世界的告别。昏暗的走道,黑色的背景,先生的照片却笑容满面,像平常一样阳光灿烂。照片下一束殷红的郁金香开得正盛,就像先生上课时常穿的那件红色毛衣。先生离开了,在布拉格最多雨,最阴沉的日子。


我不愿相信,生命就像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三四个月前我还在听老先生谈笑风生,可那却成了他最后的课堂。记得第一次上课时,老先生蹒跚地走进来,佝偻着身子,花白的头发,脸上的皱纹写满了岁月的痕迹。那时我还和同学打趣,这样的老师在中国早就不知道退休多少年了。今天才知道,先生真的已经很高寿了,只是他把一生都留给了讲台,黑板和他的学生们。

先生每次上课都会努力站着讲课,但是因为身体原因,过不了半节课就不得不拉把椅子慢慢坐下来。先生会很慢很慢地讲话,讲不了太久就会停下来重重地呼吸一会儿,他的声音沙哑,嗓子中像总是含着痰的感觉,我很难听清他在讲些什么。记的第一节课后他问我上课有没有听懂,我说只听懂了一半,他很认真地说:“没关系,你们很棒,那我下节课再讲慢一点点。”先生是个乐天派的人,有时候上课会自言自语那样突然讲一个笑话,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自己却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我不记得他讲过什么笑话了,只记得尽管他的笑声有些浑浊,但每次他都会笑得无所顾忌,然后又会咳嗽很久很久。先生的课是在傍晚的时候,每次上课都会看到窗外亮堂堂的天空渐渐笼罩上夕阳炽烈的红色,再到后来布拉格就只剩下漆黑一片了,就这样,先生陪着我们度过了布拉格的冬天。深冬的时候先生的身体状态已经非常不好了,那时他已经不能完整讲完一堂课了。他会找代课老师来上课,然后自己坐在教室的最后。坐在那里,一直没有离开。一直不曾离开,直到迫不得已。

现在先生去世了,在多雨的布拉格,雨水却将画面淋漓得越发清晰,可这些却都只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回忆了。


这是第一次,死亡在我的认识里不再是虚无缥缈的哲学词汇,它就像我听着先生讲课,看着他笑那样真实,触手可及的真实。第一次发现,有的时候当自己想到另一个世界里的人的,感觉并不只是简单的悲痛抑郁,而是会茫然不知所措,往昔的画面会像洪水暴发般涌上来,不受控制。那些我曾经感激的,抱怨的;珍惜的,错过的;热爱的,不满的,都聚焦成了一幅鲜活的画面,就像前一分钟大家还在一起欢歌笑语,后一分钟却已经咫尺天涯。我感谢生命,让我有缘在异国他乡认识这样一位老教授,有缘听他生命中最后的课堂,这些都是我的幸运。先生在讲台上度过了一生,他不单单只是热爱教师的职业,更多的是赤诚的尊重和敬仰,所以他孜孜不倦,一直坚守,不曾离开。直到生命的剧场谢幕,留下一片平和的寂静,和沉默的祷告。


记得期末的口语考试先生没有问我任何语言学专业的问题,他只问我学了捷克语将来想要做什么。当时我颠三倒四地胡乱说了很多,先生看着我笑着说:“不管做什么,你都要加油。”

我会记得,也许当所有的画面都褪色的时候,还会记得,您说过,要加油。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xx8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