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特稿】玻璃精雕机行业爆发一起索赔额高达2000万的专利诉讼!什么情况?

摘要: 中国知识产权报

11-09 02:25 首页 中国知识产权报

编者按:如今,包括iPhone系列产品在内的大多数电子产品均采用的是玻璃触摸屏,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玻璃精雕机市场的不断壮大。日前,因认为创世纪公司生产、销售的玻璃精雕机侵犯了自己的实用新型专利权,苏州恒远将其诉至法院,要求创世纪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相关产品,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余元。目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受理该案。欲知详情,请往下读。


        原标题:玻璃精雕机莫成为专利纠纷的“易碎品”


  如今,包括iPhone系列产品在内的大多数电子产品均采用的是玻璃触摸屏,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玻璃精雕机市场的不断壮大。与此同时,相关知识产权争议也逐渐浮出水面。


  因认为深圳市创世纪机械有限公司(下称创世纪公司)生产、销售的玻璃精雕机侵犯了自己的实用新型专利权,苏州恒远精密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恒远)将其诉至法院,要求创世纪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相关产品,赔偿经济损失等共计2000万余元。目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已受理此案。


  索赔额高达2000万余元的专利诉讼在玻璃精雕机行业并不多见,而涉案产品又被伯恩光学、欧菲光等多家苹果公司的供应商采购,在苹果公司即将发布新品之际,业界颇为关心的是相关诉讼是否会影响到苹果公司新品的量产以及在其他类似纠纷中,当产品或技术的提供方涉及知识产权诉讼时,采购方是否同样会受到牵连。


  引发专利诉讼


  玻璃精雕机又名玻璃雕刻机、精密玻璃成形机,是数控机床的一种,主要应用于各种超薄玻璃的精细加工、异形切割等。在智能手机和液晶电视等产品生产过程中,均会采用玻璃精雕机。国内从事玻璃精雕机技术研发和生产销售的厂商较为知名的有北京精雕集团、深圳大宇精雕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远洋翔瑞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苏州恒远、创世纪公司等。围绕玻璃精雕机,苏州恒远提交了多件专利申请,多件已经获得授权。


  苏州恒远代理人、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肖宇扬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介绍,2015年6月10日,肖衍盛等3人提交了一件名为“板材上下料装置及手机玻璃加工中心”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同年10月获得授权(专利号:ZL201520396790X)。该专利通过共享带双面吸盘的悬臂式机器人与料槽,极大地提升了取换效率,降低了机床停机时间,使机床的加工头数量不受限制。此外,围绕该技术,肖衍盛等3人还提交了1件发明专利申请,于今年3月29日获得授权。苏州恒远后经过转让获得方式成为该专利的权利人。“2016年,我们发现创世纪公司推出了全新的玻璃精雕机产品。经比对,我们认为,对方技术与我们的技术相同,落入了上述专利的权利要求保护范围,对方涉嫌构成专利侵权。此外,作为同行业从业者,创世纪公司在明知苏州恒远有专利权存在的情况下,对涉案产品采取低价销售策略,挤压了苏州恒远专利产品的市场空间,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市场竞争秩序。”肖宇扬认为,创世纪公司不顾上述专利权的存在,未经苏州恒远的许可,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大量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内的玻璃精雕机产品,并且还持续参加各种展会,大规模宣传、推广被诉侵权产品,以被诉侵权产品持续渗透侵占苏州恒远的原有客户,已经导致苏州恒远专利产品的市场份额不断被侵蚀,给苏州恒远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苏州恒远曾与创世纪公司进行过沟通,对方曾到苏州恒远沟通合作事宜,但在披露涉案产品的具体销售数量等关键问题上,对方拒绝了。苏州恒远认为对方缺乏足够的诚意解决问题,这才决定走法律程序。”肖宇扬表示,苏州恒远在第一时间对涉案产品的销售等情况进行了公证,公司的诉求是要求创世纪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立即销毁尚未出售的侵权产品、相关宣传资料以及相关模具;赔偿经济损失2000万余元以及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调查取证费、律师费等其他合理支出费用。


  针对苏州恒远的指控,记者多次尝试采访创世纪公司以及其母公司广东劲胜智能制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两家公司网站上留下的电话均无人应答。


  应对各种风险


  因涉案产品被伯恩光学、欧菲光等多家苹果公司的供应商采购,此次诉讼又恰逢苹果公司发布新品之际,业界不少人担忧,这是否会给产品采购方造成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到苹果公司新品的量产。


  对此,欧菲光知识产权总监蓝文贞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担忧大可不必。首先,欧菲光通过合法合规途径采购来的产品,在诉讼结果尚未可知的情形下,就让采购方停止产品的使用,既不合理也不合规;其次,欧菲光向供应商采购产品或技术时,明确要求不能存在知识产权风险和隐患,也会同对方签署《知识产权声明函》等文件,明确在日后可能出现知识产权诉讼等情形下,各方需承担的责任;再者,即便在涉案产品被判侵权的最坏情形下,公司还有很多供应商选择,可替代的产品还有很多。


  北京京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富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该案不仅涉及到产品或技术的提供方,还存在可能波及第三采购方的情形,相关从业者应对类似诉讼保持较高警惕性。在类似诉讼中,如果产品或技术提供方最终被认定构成侵权,那么相关的技术或产品就会被要求停止侵权,而第三方在没有寻找到合法替代产品之前,极有可能影响其下一步的业务开展。因此,相关涉诉方均应做好应诉的准备。


  对于被诉的技术或产品的提供方而言,周富毅建议,首先,被诉侵权的技术或产品提供方要努力证明自己技术取得的合法性,如出具权威机关出具的鉴定报告等。其次,经过一番评估后,如果提供方认为自己的产品或技术确实存在侵权的可能,则要尽快同起诉方达成和解,要么支付专利许可费,要么达成专利交叉许可授权等其他合作形式,以免影响第三方采购方的产品生产和销售,防止损失进一步扩大。


  对于第三方采购方来说,周富毅认为,首先,要确认与提供方签订的合同条款中是否有涉及知识产权诉讼风险的条款,如果合同中没有相关规定,应尽快同提供方签订补充协议等,对责任的划分和应承担的责任进行细化。其次,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即被诉侵权产品或技术在判定侵权的情况下,尽快寻找新的产品或技术替代方,下架相关产品或技术,积极寻求和解,防止侵权事实成立带来的负面影响等。(本报记者 姜旭)



(文章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责任编辑:崔静思 蔡莹 编辑:吕可珂 石焱)


(中国知识产权报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首页 - 中国知识产权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