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青葱五强:成都小镇青年郝飞环告诉你他的青葱导演梦

摘要: 郝飞环导演被改变的命运

如果不是因为热爱电影,他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青年,在四川绵阳那个叫江油的故乡,像当地曾与他一样看《古惑仔》、盗版三级片的年轻人,找份普通工作,娶妻生子,终此一生。

 

但现在他是从全国许许多多有志电影事业的年轻人中脱颖而出的青葱计划五强之一,是生于1991年的高瘦小帅哥郝飞环!



他的名字用南方方言读起来与“好非凡”谐音,他将要拍摄的电影项目《野犬笔录》,导师有《踏血寻梅》的导演翁子光,《钢的琴》导演张猛,《让子弹飞》编剧郭俊立……这些业内的大腕分文不取,义务加持一个新人的首部电影长片,因为这是为中国电影延续血脉香火的青葱计划,是在郝飞环看来“可能都有会有些自卑而又自负”的艺术家们齐心协力的一次集体行动。


 


以下是《野犬笔录》的导演访谈笔录。

 

导协:片名听来很另类,野犬自带草根和蛮荒气息,笔录又有着法律与秩序的意味,能从片名开始简单讲述你要拍的故事么?

 

郝飞环:这是一个犯罪、荒诞的类型片,起因和杀狗的案子有关,一群留守小地方的乡村联防队员,因为平日里抓嫖抓赌得罪了很多乡亲,本来也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就想办些大案证明自己的价值。于是他们从一个乡下鸡毛蒜皮的杀狗案入手,用现学现用的刑侦手段自己调查,闹出很多笑话,结果最后真的牵扯出一个杀人大案。


 

导协:听你说起来这个故事相当有戏剧性,也非常吸引我,还让我联想到曹保平老师的《追凶者也》,两者都是底层社会的现实题材,又有荒诞的黑色幽默元素,你应该也看过这部电影吧?



郝飞环:看过,我很喜欢,曹保平老师更加现实主义,我可能会做得形式感更强一些,在视听方面更有形式感。我是完全按照类型片叙事模式做的剧本,电影里头几乎所有人物都和我的童年有印证,主要人物其实都是我故乡生活中那些小地方的小人物,底层,草根,并没有什么社会地位,但又很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才会把一些可能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小案子当做很大的事情,很认真去做。其实吧,是表达我自己对目前乡村百态的一种看法,可能大城市里的人真的不知道在小地方小乡村里的人是什么样的状态。


导协:说到小地方小人物,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电影这个事业很感兴趣的,或者说,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或者希望自己将来应该从事这个事业呢?


郝飞环:初中吧,那时候看王家卫的《2046》,因为我比较喜欢文学嘛,偏文艺一点……之前对电影认识和其他同学一样,只觉得是感官刺激,习惯看《古惑仔》啊、一些香港的三级片什么的,但看了王家卫的《2046》之后,突然觉得哇原来电影还能这么拍,突然就感觉电影比文字高级,开始真正喜欢上电影。到高中时看马丁·斯科塞斯,看昆汀·塔伦蒂诺,看更多大师的作品,后来大学先去了四川师范学电视编导,再后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


 

导协:你是如何加入青葱计划的?


郝飞环:王红卫老师给我发消息说有这个机会,你要不试试吧,正好学校里也有个研究生长片计划,我的剧本初稿也已经写好了,就抱着试一试心态把剧本发给了青葱计划。我记得那是过年前,我回家的机票都买好了,走的前一天接到通知,说我进了全国30强,要我过去跟青葱的老师们聊一聊。那我就去退了飞机票,聊呗,后来进了15强,我以为可能没戏了,又上网抢了一张回家的动车票,完全没想到最后会进入五强……

 


导协:所以你开始在这个项目上并不是很自信吗?你觉得做电影最困难的是什么?


郝飞环:最大的困难挑战,是在对制作流程的不熟悉。我自己拍过一些短片,有自己合作很久的团队,也参加过一些原创短片作品的比赛,但那跟拍长片完全不一样。要说不自信,怎么讲呢,我想搞艺术的人应该内心都是很自负的吧,一定是相信自己这个事情我能成,但是又会对自己和作品有非常高的要求,要在创作过程中力求完美,也会不断因为对现状不满意而产生疑问和自卑……但是剧本的确认是个强大的认可,我非常感谢张猛、郭俊立、郑剑锋等老师对我帮助,还有翁子光老师,他的《踏血寻梅》拍得太好了,编导演等各方面都很牛,题材和表现都非常震撼。



真正接触到电影长片项目,才真正体会到拍一部电影协调社会资源太难了,我觉得参与了青葱计划之后,我的电影之路才刚刚开始,原以为有很多老师和资源支持会更容易,但实际还是很困难,但我已经比很多青年导演幸运多了,得到这么多专业的老师的支持跟鼓励。

 

导协:参加青葱计划最感慨的是什么?


郝飞环:特别感谢老师们的帮助,以及他们扶植青年导演的方式方法。因为我之前也做过很多准备,拍短片磨炼技巧,积累经验什么的,虽然跟导师们没法比,但他们都很重视也尊重我自己的态度。比如我的作品调子偏灰暗,翁子光就问,你年纪这么小,为什么这么灰暗和底层,那我自己也反思过,可能就是这些更能让我关注,能产生更有意思的故事吧。


但翁子光老师不是质疑我,而是启发我,跟我讨论,所以我觉得青葱计划最伟大的一点,就是这么多名师不仅仅是来给你站台,找创投,而是先从最基础的开始跟你聊剧本;这些业界都有代表作的,有非凡的见解和实力的老师们也不是越俎代庖,帮你把问题都解决掉,而是引导你去独立思考。


黄建新老师见我第一句话,就是问你想走个人表达,还是大众市场。我说我会更坚持我的个人表达,他说那好,他尊重我的个人想法,就会从我希望的方向来指导我。另外,青葱计划也给我制作上的帮助,比如会跟我分析我的项目更适合哪个公司来制作,最后《野犬笔录》就给了阿里影业……这方面青葱计划像个媒人,用专业细致的评估,来帮助没有经验的新人对接各种专业的资源。


 

访谈的最后,郝飞环说他还为《野犬笔录》拍了一个几分钟的DEMO,拍摄花了两天,后来我看到这个短片时第一感是制作非常专业,用来做成先导预告片都足够精彩。因为片中有几条狗死状惨烈的尸体,片尾字幕里除了完整的STUFF,最后还特意打出一行字:没有动物因本片受到任何伤害。




首页 -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