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善良,害死人!

摘要: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但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11-10 01:47 首页 环球视野

凡是建过QQ群、微信群的人都知道,当你遇到恶意发垃圾广告的人,如果你不及时踢出群,而是采取禁言、教育等方式感化对方,最终你不过是多给了对方一次发广告的机会,


当对方又一次垃圾广告扔出来的时候,你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


我们中国发展到今天,只要自己不出错,已经是下着一盘不会输的棋,而且形势一片大好,


但同时也伴随着很多问题,


比如,水军与网络黑手编造谣言境内外颜色革命者仇视社会者奴颜婢膝之人,以及我们诸如印度、日本、美国这类的对手,


对待这些人,笔者已经多次听到过要宽大为怀,与它们和谐共处之类的。



在我们中国的文化里,有着《张良拾鞋》、《骆统送米》这样的故事,也有《恣蚊饱血》、《舍身饲虎》这类的传说,


对于张良给老人捡鞋子、骆统给穷人送米这样的事迹,是确实值得提倡的“真善”;


但如果是一个人被蚊子咬了还干脆脱光上衣让所有蚊子一起来吃个饱饭或者看到老虎快饿死了就割下自己身上的肉来喂老虎这就是一种愚善,(虽然是出于孝道,或救虎一命)


虽然这种愚善让我们觉得荒唐可笑,甚至有些哭笑不得,但千百年来还是为不少人所传颂,直到今天依旧有很多人在提倡。


这种思想在我们很多影视作品里得到了酣畅淋漓的表现,


比如笔者最近看过的两部剧《少林问道》、《武神赵子龙》,


《少林问道》里的败火僧,居然一次次的助大奸大恶之人明德逃出生天,并最终导致更多善良无辜的人死在了明德手中,但自始自终,败火僧都觉得自己救人的行为是善良的;


同样在《武神赵子龙》中,赵子龙全家被杀、惨遭灭门。在他经历了各种磨难与奇遇后练就一身绝世武功,但当他面对仇敌与大反派时,每到关键时刻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他们,并导致他的师傅、爱人、亲朋好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在了恶人们的手中,但从头到尾,赵子龙都觉得自己放过对手是仁义的。


在这些很多影视作品中,已经到了善恶不分忠奸不辨的程度似乎不放过对手一马便不足以显示自己的仁义与善良只要是所谓的仁善对错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图:东郭先生与狼)


也正因为在这种心态之下,很多影视中恶尽恶绝的悍匪恶霸们,每当他们将要被大火烧死、被炸死、或从高楼掉下来摔死时,也或者家庭伦理剧中六亲不认坏事做尽的大反派即将变得一无所有流落街头时,主人公总能突然的良心发现,然后忘却一切恩怨宽容它们并放它们一马。


相比于某些中国影视,好莱坞则更喜欢快意恩仇,对于大奸大恶之人,能用大炮轰的决不用机枪扫射、能用机枪扫的决不用大刀劈、能用大刀劈成几大块的决不用拳头打、能用拳头揍得连它妈都认不出来的决不跟你动嘴,反正是怎么痛快怎么来。


当然,中国影视作品也不全是“愚善”的,也有很多书写赏善罚恶的,比如《亮剑》中的李云龙,面对杀害自己兄弟的土匪,直接一刀砍掉脑袋,没那么多的弯弯绕;比如《水浒》里的鲁智深在狂扁镇关西时,三拳下去淋漓尽致。


 (影视截图,《亮剑》李云龙杀匪)


正因为在那类中国式善良的心态之下导致了我们很多时候过分的同情心泛滥面对对手时过分的心慈手软


然而,很多人人性本恶,你根本不要指望能教化感化它们,对待它们只能以法律为依据进行严惩。


所以,


当我们面对那些专业造谣的人们,就应该要重拳出击、大力清洗,将“水军十万”、“神枪手”、“尔玛中国”等行业骄子挨个团灭;将“立二拆四”、“秦火火”等业界“精英”投入监狱。


当我们面对翟岩民、李明哲、舆情员这类发动颜色革命试图颠覆中国的团伙,就应该让它们到监狱里去把牢底坐穿;



(图:舆情员 团伙成员)


当我们面对温起锋这类的疯狂反华人员,就应该将它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图:温起锋)


当我们面对美国空气很香甜的杨舒平、骂同胞“支蛆”的唐立培之流,应该把它们送到拉斯维加斯去感受一下美国的枪击现场;



惩恶即是扬善对邪恶的过分纵容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不能把无底线的纵容当成宽容”,也不能把毫无原则的愚善当成良善”,对待邪恶不能姑息养奸


当然,凡事有限度,也不能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变成了“穷凶极恶”,如朝鲜般谁敢碰它一下就要扬言原子弹轰炸。


曾经的美国海军全球无敌,但最近美国方面已感觉到单挑中国海军开始吃力;当近日三艘并不是最好的中国军舰开近伦敦时,英国已是百感交集,


时至今天,我们离“中华复兴”从未如此之近,“中国梦”也已触手可及。所以我们不允许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形势来搞乱我们这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首页 - 环球视野 的更多文章: